浙江法制报 数字报纸


00001版:一版要闻

“不想爸妈太辛苦”的广西少年误入歧途

浙江的援助律师拉了他一把

  本报记者 肖春霞 通讯员 麻利红 

  本报讯 五月,生机盎然的季节,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合浦县某校高三年级的教室里,小浩(化名)认真地听课、记笔记。“那件事之后,小浩努力了很多,学习也进步了很多。”他的班主任欣慰地给缙云县法律援助中心援助律师陶思卉发来反馈信息。

  班主任口中的“那件事”,是指小浩通过微信售卖香烟,涉嫌非法经营一事。去年年初,小浩经人介绍低价购进香烟,然后在微信上发布广告,高价卖出,从中赚取差价。一年多下来,小浩非法获利2万余元。

  今年年初,小浩的一名缙云籍“顾客”举报后,缙云县公安局立案侦查,随后以小浩涉嫌非法经营罪为由,将案件移送至缙云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香烟属于特许经营类商品,售卖香烟须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小浩无证经营的行为已涉嫌犯罪,恐将面临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小浩还没满18周岁,秉着对未成年人“应援尽援”的原则,在公安侦查阶段,缙云县法律援助中心就指派律师陶思卉、吕倩倩介入此案,为小浩提供法律援助。

  广西的合浦与缙云相隔千里,援助律师与当事人面临“会见难”。于是,援助律师利用小浩和妈妈赶来缙云配合公安、检察调查之际,见缝插针地安排了第一次会见,

  陶思卉记得,初见小浩时,小浩安静地坐在妈妈身旁,低着头。“原本以为小浩是个叛逆少年,没想到他很听话、很羞涩。”陶思卉说。

  小浩的爸妈常年在外打工,小浩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小浩慢慢长大,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到后来每天都要吃药。小浩爸妈每月寄回来的钱,除去小浩爷爷的药费,剩下的生活费就很少了。虽然经常不够钱用,但小浩却从来不和爸妈说。“爸妈打工很辛苦,我不想再给他们增加负担。而且,要是我能赚钱,他们就能轻松一点了。”抱着这一想法,小浩做起了微商,但却因为法律意识淡薄,犯下了大错。

  “出事之后,我才知道我那样买卖香烟是犯法的。”小浩低声对援助律师说。

  “都是我们父母的错,和孩子沟通太少了。我们愿意退出所有赃款。”小浩妈妈满眼含泪地说。

  那一次会见中,援助律师就与小浩母子办理了相关委托手续。“考虑到路程遥远、小浩又还在上学,办妥委托手续后,后续只要视频会见即可。”陶思卉说。

  之后,通过远程视频会见,两位援助律师联系上了小浩的班主任,得知小浩在校一直表现良好,并不是劣迹斑斑的坏学生。

  “刑事罪名太沉重,它可能会压垮少年的一生。”最终,两位援助律师综合小浩系未成年人、积极退赃、自愿认罪认罚、又系初犯等情节,为小浩争取到了不起诉处理。

  “感谢法律援助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一定会很珍惜差点失去的校园时光,努力学习,以后做个有用的人。”对着镜头,小浩向援助律师郑重承诺。


浙江法制报 一版要闻 00001 浙江的援助律师拉了他一把 2022-05-12 2 2022年05月12日 星期四